电影何以为家影评 电影何以为家豆瓣评分

五一小长假刚刚过去,很多人在五一假期都看了五一档电影,今年五一档电影的黑马影片非《何以为家》莫属了。这部影片的主角也被称为最年轻的影帝。很多网友寒气这部电影到底好不好看?本篇文章小编就为大家带来了电影何以为家的影评及豆瓣评分,一起来看看吧。

  电影何以为家影评

  迦百农是电影《何以为家》的原名,其实迦百农是个地名,曾经耶稣传道于此,现已是废墟之地。隐喻着赞恩的家庭,也隐喻着伊斯兰宗教派别间的争权夺利导致国家经济衰败,人民处于贫困边缘,生活条件恶劣缺乏必要的社会保障。

  他生活在一片废墟之上,真主告诉你的美好,并不存在。(片子后半段赞恩的母亲去监狱探望她告诉真主给了她一个礼物,她又怀孕了,赞恩的反应)所以赞恩他用仅有的意识去反抗,作为一个孩子的反抗——他要控诉自己的父母。

  但这不单纯是一部反应两代人的代沟矛盾的影片,操控着这些家长的是他们的国家、民族、习俗、文化、宗教,是历史问题和现代问题的集合体。他们曾经也是和赞恩一样的孩子,他们也在他们的家长的荼毒下长大受苦,如赞恩这样一个孩子所认为的,他生活的苦难是父母带来的。像赞恩的父亲说他从小就这样长大的,就像那个小卖部的老板说他家里的所有女性都是在来月经的时候出嫁的一样。

  法庭上提到已经逝去的妹妹,父亲和母亲都非常难过,如果他们真的如有些观众所认为的就是为了生女儿去卖的,把这当做一桩生意去做的,她女儿的死她是不会心痛的。你会因为卖了水果,水果腐烂在别人家里而痛哭么?这对夫妇的背后是,整个国家的习俗风气就是女孩来月事意味是可以进行性事有怀孕能力而就要被出嫁,出嫁那天会得到男方的提亲带来的礼物,那些礼品可以缓解在这个穷苦的国家不太好过的日子一段时间。

  没有人告诉他们,你们不要再生孩子了,因为生活会越来越苦,他们只是本能的知道人就是应该生孩子的。

  影片里赞恩有个两个镜头,是所有的孩子挤在一张破垫子上睡,没有所谓的床,更没有自己的独立的空间,与父母一帘之隔,都已经生了那么多了,父母还在继续造人。其二是俯视镜头我们清楚看到约莫一张床的地方横竖躺了六个孩子。我听见电影院有人唏嘘,他们一定在惊讶为什么生这么多。在这些观众里,都是80~90~00的孩子,我们基本上一大半都是独生子女,有兄弟姐妹的也大部分也就两到三个左右。我们无法在这个年代体会到为什么一对夫妇可以生那么多,一个人可以有那么多兄弟姐妹。

  这个不得不提到一个问题,计划生育。计划生育包括,晚婚,晚育,优生,少生有计划的增加和控制人口数量。但是全世界,只有中国,只有中国,只有中国,强调三遍,有过只能生一个孩子的强制执行政策,导致比如我没有兄弟姐妹。虽然有些人国家也控制人口过快的增长但没有中国这么明显的作用和落地的实施。尤其在中东国家,人口的数量是国家的实力之一的体现,没有所谓的像中国一样的控制生育。

  生育是本能,失去孩子的痛苦也是本能。但并不是失去了孩子和因为太多孩子造成了生活越过越苦而就能让他们停止这一切。他们没有意识也没有概念,并且他们就算没有意识和概念也并没有错。叙利亚内战从2011年开始一直持续至今,不管你想不想听到这些词,打开新闻联播的国际消息“叙利亚”“大马革士”“黎巴嫩”“难民”“武装”“伊斯兰”这些词不知不觉伴随我们很多年,模模糊糊的印象就是中东从来没有太平过。他们的国家如果太平、繁荣、和谐、向上,他们是一点点的错误都没有的,一对夫妇生多少孩子是他们的意愿,他们不用因为没有有效合法的证件在黎巴嫩暗无天日的过活,他们只是国家的牺牲品受害者。

  你能要求在战乱频繁政党更迭经济落后的国家的普通人,一对普通的夫妇,有超前的意识自我管控自我优生优育么?不可能,经济落后直接导致教育落后文化落后。唯有活着是本能,想尽办法挣钱是本能,把孩子抚育大是本能。我相信如果他们生存在和平国家且有工作一定让孩子去上学了。马斯洛需求层次论罢了。

  后来赞恩出走与小黑孩相依为命时挣钱的种种行为都是模仿大人,比如开处方药磨成粉,比如把挣的钱塞进管子里。他的父母小时候也是模仿他们的父母,你能谴责赞恩怎么这么小都做这样不合理的事情么?我们心痛一个未成年的时候是不是要考究一下他背后更深的原因?

  电影里有很多触动人心的细节拍的都很到位,妹妹来月经了给她洗内裤,嘱咐不要乱丢卫生巾,扔了小卖部老板给的方便面,一个孩子照顾另一个孩子,赞恩走在街上明明那么瘦小却像吉娃娃受到威胁一样先叫嚷到要不要尝尝我的拳头等等等等。不再重复。

  最后,法庭上赞恩母亲那段独白让人心痛,她说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们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吗?(原话不是这样,大概这个意思)。

  我觉得对于大部分生存在中东战乱国家的人来说,他们的家园早已经是迦百农了,他们的信仰并没有让他们过上幸福安稳的生活。到底多么差劲的父母让自己的孩子去法庭告自己,到底是多么差劲的国家让子民流落他乡。

  与其说赞恩在控诉自己的父母,不如说导演要控诉的是国家。

  不是说赞恩的父母没有过错,而是在政治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是牺牲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